爱上海|爱上海同城论坛 |上海后宫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0|回复: 0

[青浦] 青春与村上春树

[复制链接]

215

主题

240

帖子

115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59
发表于 2017-3-9 15: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抛开政治的问题并不说,就单从文学的角度来说,很多年轻人以及热爱文学的爱好者,大多数都是倾慕于村上春树的作品的。身为村上春树,“畅销的青春,迷茫和孤独”大概就是他的标签了。《纽约时报杂志》评论员萨姆.安德森几年前说:“多年来,村上的小说倾向于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严肃,书中的情景喜剧指涉已经基本让位给了交响乐。”村上说:“我就像一个大水壶。要花些时间才能沸腾,但沸腾后我会一直热着。”在安德森看来,村上已经猛烈,持续的沸腾了。
从海洋到东京,从中产阶级郊外到爵士乐酒吧,从连锁pizza店到湘南富人区。。。。。。一场村上春树的足迹探寻,从地理与文字的双重维度,与他进行一场超时空对话。
熟读村上春树作品的人,应约略可知,村上作品中大概有以下几大意象:酒吧,可以“深夜去海水边默坐”的海边小城,图书馆,旱稻田大学,男生宿舍,新宿,涩谷,吉祥寺,羊男,鼠,猫。。。。。。这些意象,不仅集中显示在他于中国最受欢迎的《挪威的森林》,还有青春三部曲《且听风吟》《1973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2002年的长篇《海边的卡夫卡》,乃至最后一部长篇《没有彩色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都不停的在这些意象之间转换,加深,重新审视。而这些意象,几乎都是由他成长的阪神间地域,旱稻田大学,毕业后开的爵士乐酒吧和东京各个区域的居住生活所造成的。而他1986年以后移居到临海的神奈川县,也在中后期的作品诸如《舞!舞!舞!》中留下非常浓厚的影子。
阪神间,起点。虽出身于京都,但村上春树六岁时就以移居到阪神间的西宫市,在那里上小学。阪神间,在日本指大阪和神户之间的一片区域,村上春树也不止一次自称“阪神间少年”。由此可知这片地域对他的影响之深。初中时,他们家搬到相邻的芦屋市,在此一直居住到他去东京上大学之前。
芦屋对于他文学世界的基调,是不容忽视的。是他文学视野的最初源头。夜空下的芦屋,灯火璀璨,如宝石般的灯火散布在星星点点的山间,蜿蜒低调的山坡间,整栋整栋的带有黑铁雕花黑铁栏杆的独栋住宅如潜伏的兽般骏骏立着。九点刚过,整片社区就凸显出无人般的宁静,市中心号称芦屋贵妇经常去的一条商业街,店铺也全部关门,而半山里独门独院的宅子,丛丛的树影中透出内里幽微的黄色灯光,才显示出一种居家的暖意。车库的白色卷闸门紧紧的闭着。我不由的想,这是不是《挪威森林》中好友于车库自杀的原型。
中产阶级郊外生活。村上春树在,《走去神户》这篇文章描写经常在晚间从家里跑出来和朋友一起去海边喝冰啤酒的经历,当到达芦屋以后,我突然开始明白当年的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宅子虽然精美,治安也良好,空气也清新,街道也宁静,可是在一个晚9点就以锁门准备看电视就寝的地方,确实是稍嫌无聊,怪不得青春期的村上要叛逆,要去海边。1986年的《再袭面包店》,可以看成是隐含的,作者对于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某种叛逆。而这一点,于他6年后的长篇《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终于变成一种深刻的集大成展现。
随着年纪的增长,从学生时代脱离出来的自己,早已没有往日般的时间和村上进行一场超时空对话。工作的压力,超快的生活节奏确实有时会压得人喘不过气。但闲暇时我还是很喜欢翻阅村上的文章,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世界,再回到自己的角度,寻找之间的差别,这的确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儿。那个早期作品中忧郁的少年,渐渐变成一个独自喝威士忌的成年男子,后又成为一位睿智寡言的中年男子,在人生中进行着自己想要的探索和救赎,从他文字和地理的双重维度,我们进行了一场与他超时空的对话。我时常在思考,我的人生会有怎样的变化,会不会像他一样在平淡无奇的日常下而又跌宕起伏,趣味横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